设为首页 - 加入收藏 - 网站地图 红茶文学网—你学习过程中最热心的伙伴!


当前位置:红茶文学 > 故事大全 > 正文

湖底住了个妖怪,起风的时候他就会出来看看(琉璃篇)

时间:2016-10-22 14:52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 阅读:次
? ? ? ? ? ?湖底住了个妖怪,起风的时候他就会出来看看(琉璃篇)
?
?
? ?湖底住了个妖怪,起风的时候他就会出来看看。其他妖怪都觉得他很奇怪,问他,
?
你在看什么?他说他在看风。大家都觉得很奇怪,风是没有味道也没有形状,他怎么
?
可能在看风呢?每当有人这么质疑他的时候,他总摇摇头说,你不懂。他说他在等天
?
上的讯号,那个讯号能带他上天。他简直太奇怪了,妖怎么会想上天?!天上都是住
?
着老顽童的仙。但是,尽管他这么奇怪,别的妖精也不敢嘲笑他。因为妖精们的世界
?
里也很尿性,也总有种并不包容异类的心态,就好像世俗的人类。所以几百年前我刚
?
为妖的时候,总有一些妖怪嘲笑我,嘲笑我每天来回飞在镜湖上,衔着一根救命稻草,
?
每天在镜湖中间丢来丢去。这时他们就会嘲笑我说,你看她好像亿万年前的精卫。然
?
而没有人嘲笑湖底的妖精,因为这里所有人都怕他,说他是这湖底最厉害的妖。谈论
?
他的时候,只有两句话,“湖底有个妖怪,有风的时候他会出来看看。没风的时候,
?
他会抓住湖边的人和妖,然后把他们吃掉。”大家都相信这种说法,因为他们都知道
?
湖底妖在湖边诺大的洞府门,都是由一些骷髅头拼成的,人的,妖的,都有。但是,
?
其实他压根就没吃过人,我亲眼见到他深夜里在山谷里游荡,给那些不慎跌进山崖的人
?
与妖,超度,然后再将他们的头骨拿下。每当他超度的时候一身正气,简直不像一个
?
祸害八方的湖妖。就这样,他从他度了的那些亡魂手里,借了点东西,来伪装他的善良
?
,可能也伪装了他的信仰。当然最后的伪装是我猜的,因为既然他刻意掩盖,我又怎么
?
能知道他的信仰呢。但终于有一天被我知道了,或者说,终于有一天我跟这个木讷的湖妖
?
有了言语,在一个月圆的晚上,他继续搬那些不幸落崖的可怜人的尸体的时候,呆呆木讷的,
?
被他听到了我取笑的声音。他说你笑什么?我说你干嘛故意把自己伪装成一个食人魔。他
?
说这样能避免认识不必要认识的人,讲一些不必要讲的话。“不必要讲的话?比如现在?”
?
我扑棱着翅膀盯着他笑。他扭头看我的时候有些妥协地无奈了,“大概吧。”后来他问我叫
?
什么名字。我说我叫,琉璃。是为妖之后的名字。他听了我的名字之后就在不住地看天,
?
眼神悲苏而凄凉,像坐了千百年枯禅的和尚老道,真不像一个妖怪。我们妖怪从来没有这样的,
?
我们都是大口喝酒大块吃肉大声说笑鬼哭狼嚎的。即便有的妖也有浮夸藏不住的悲伤。就好像
?
我再也不会衔着稻草在镜湖上来回飞了,即使那个溺死在镜湖的我,为妖之前的,生前的,我
?
所爱之人的形象,这几百年更加明显了。我也不会,衔着稻草,一直还想拼命救他了。所以我
?
觉得,湖底那个总在起风的时候出来看看的妖怪,有着跟我一样的信仰与执念。当我问他,关于
?
执念的时候。他说,他的执念是风,也是天上,也是我的名字。我说我听不懂,他说,风,天上,
?
与琉璃,于他而言,说的是一回事。我请求他说这个故事,我说你告诉我吧,我只是一个早已丢
?
弃执念的魂魄,化成了鸟而已。他说他曾经是仙,早在几百年前,在天上,有一天一阵风吹落了
?
他手中的琉璃盏,因而他被贬到下界来。这让我听着很不舒服,我说我们下界就有这么不好吗?
?
让你对天上有几百年的执念。他说我不会懂,对他这样的小仙来说,不变,就意味着一切,他想
?
永恒地存在于天上,这是他存在的意义,因而现在的他只是一片虚无罢了。我想谈些让他高兴的
?
事,所以我赶快问他,每次起风的时候,你都从湖底出来看看,你是不是就快要上天了?“大概吧,
?
或许很快,或许更慢。”他说他在等一个超度他的人,就好像一直超度着不幸人的他,虽然把他
?
们带离了葬身的谷底,但也取下了他们的头骨。湖妖说,这是他在天上犯错的代价。要么留在谷
?
底,要么留下头骨。他跟我讲八苦,讲十戒,讲众生疾苦,讲遥远的西天。而我只是扑棱着翅膀,
?
在有风的时候坐在镜湖旁,听着他讲而已。偶尔有的时候,我也会开口讲故事,讲我为妖之前的
?
小小的一段情缘。无非就是所爱的人意外溺死在了镜湖里,我悲痛欲绝也投了湖,但大概是我的
?
悲伤与怨气太重太大,我的亡魂竟迟迟归不了冥府,游荡在镜湖上空,成了鸟,也成了妖。湖底
?
的妖怪听我讲完这段小故事之后,对我挤了一个很难看的笑脸。但我知道他那是在安慰,因为那
?
是他几百年来的第一张笑脸。他问我为什么叫琉璃?我说我也不知道,我再世成为鸟和妖之后,
?
眼睛睁开见到的第一件东西,就是一片琉璃碎片。说着,我从脖子上套出一串随身带了几百年的
?
珠串,珠串的正中间,垂下去的地方,有一个隔了几百年还在夜里发光的琉璃碎片。湖妖看了他
?
眼睛冒光。我说哎呀你哭了。他说是他遇到了真正的风,把他的眼泪吹出来了。从那之后他变得
?
更奇怪了,有风的时候,他会从湖底出来看看,没风的时候,他干脆飞上天去,驾着妖云,绕着
?
镜湖一遍一遍地飞,低着头一丝一毫地看,像刻舟求剑的旅人,不放过每一片涟漪波纹。就这样
?
不知道过了多久,他在深夜的镜湖边等我。他要走了我的随身带着的珠串,他说珠串上的琉璃碎
?
片,是他的东西。是他在天上跌落的琉璃盏。他摇头叹息,他说又找了这么些年,还是一无所获,
?
只有我脖颈上的这一片。我说好吧送给你吧。我问他,还要继续找吗?他先是摇头说,不找了,
?
该走了。然后又点头说,找,去西天找。我没听懂,但他似乎也并没有打算让我要懂。那晚在月
?
亮下,他只是不住地对我说着抱歉。我仍旧抱着一个妖该有的心态,一直笑着。第二天,我站在
?
距离镜湖最近的山上,看到他跪在一个白脸和尚面前,三叩九拜,行了拜师之礼。和尚旁边一个
?
毛脸雷公嘴的猴子在上窜下跳,与身旁一只猪头嬉闹。场景虽然诡异,但很祥和。他们都像妖,
?
但都不是妖。令我惊讶的是,他们四人一马,竟然发现了我的踪迹,还是根本就知道我站在山上
?
看他们。我站的那么远呢。过了没多久,那个毛脸雷公嘴的猴子一眨眼功夫就飞到了我跟前,把
?
我吓了一跳。他让我伸出手来,在我手里写下了一串字,很像是一串地名,某某郡某某县某某乡。
?
猴子叫我小妖,他说,小妖,你生前的夫君,我已经帮你找到了。他投胎到了这个地方。虽然已
?
经过了千百年,他已投了好几世,灌了好几次孟婆汤,再无印象。但人的精魂是不变且永存的,
?
人的精魂里有爱。我一边惊叹地看着手里被他用手写过之后闪闪发光的金字,一边惊叹着一个猴子
?
竟能说出这样的话。然后猴子就搔着后脑勺笑了,道,“最后一句,师父教的。”说完他又想来的
?
时候一样搭在云上了,临走之前他又补了几句,道,“这是我那沙师弟拜托我替你寻人的,他说他
?
欠你的人情,千百年前他本是天庭的卷帘大将,因风失手打了琉璃盏才被玉帝贬下凡间,而那碎了
?
的琉璃盏,一块碎片正好砸中了你夫君的头,才酿成了他溺死的意外。算是因因果果,缘起缘灭
?
吧。”其实我早猜到,也早释怀,早就放下执念,也早就准备重新投胎为人了。与湖妖相处的百年
?
来,我也渐渐参透执念与怨愤。
?

(责任编辑:admin)
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 匿名?